茂陵·霍去病墓石雕群:中国石刻的经典

茂陵·霍去病墓石雕群:中国石刻的经典
马踏匈奴。  霍去病墓石雕群展现长廊。  游客观赏石雕马踏匈奴。  伏虎。  石刻题记:左司空。  石刻题记:平原乐陵宿伯牙霍巨益。  一条人生路,一个少年将军走了24年,纵横驰骋,一骑绝尘……  一座墓,“为冢象祁连山”,矗立千年,向少年骠骑将军问候……  一组组石雕,在年月的流光飘动中,以古拙的形状静静叙述着一个巨大王朝的傲然耸峙……  在关中内地渭水北岸的咸阳塬上,掩埋着西汉王朝的9位皇帝。这9座巨陵高冢由东向西一字排开,每座帝陵周边又有许多陪葬墓冢,成为方圆500平方公里咸阳塬上的雄壮景象。人们把咸阳塬称为“五陵塬”,这一称谓在民间连续至今。1300多年前,大诗人杜甫站在终南山极目远眺,五陵塬上的大汉雄风激荡在他心间。诗人不由生发慨叹:“汉朝坟墓对南山……”  1961年,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发布,茂陵、霍去病墓位列其间,这是五陵塬上很多汉朝坟墓中仅有的两处第一批国家级文物古迹。  霍去病墓地周边,散落着林林总总的巨石雕琢,这是我国石雕艺术的开山之作,其间马踏匈奴等12件石雕被鉴定为国宝。这批汉代石雕遭到古今中外文史艺术研讨专家的高度重视和点评,被公以为里程碑式的巨石群雕。  茂陵·霍去病墓石雕群  年纪:2100余岁  职称:国宝级  户籍挂号时刻:1961年  出世时刻:西汉元狩六年(公元前117年)  现住址:茂陵博物馆  联系电话:(029)38456130  1汉武帝与少年将军霍去病  那么,这群巨石雕琢,为何会在霍去病墓地?缘起安在?让咱们跟从石雕的回忆,回到那个风云际会的大汉王朝。  公元前206年,西汉立国,至汉武帝,历70余年。  汉武帝之前,文帝、景帝两朝推广安居乐业方针,创始了“文景之治”。可是,汉朝自开国以来,便常常遭到匈奴的抢掠,为了稳定局势,文景年间一向以与匈奴和亲等方针保持平和。  汉武帝即位后,深化意识到若匈奴不除北方不定,汉朝就无法真实走向强盛,而要除匈奴,有必要主动出击。由此,汉朝诞生了我国前史上大名鼎鼎的几位统军将领——李广、卫青等,其间,最富传奇色彩的便是少年将军霍去病。  “霍去病是名将卫青的外甥,17岁初度出征,带领八百铁骑深化敌境数百里,把匈奴杀得四散窜逃。后汉武帝封他为骠骑将军,在河西走廊、祁连山一带纵横驰骋,他先后6次率大军讨伐匈奴,曾追击匈奴主力于塞外数千公里,打通了通向西域的路途,消除了很多敌人,建立了永存勋绩,使汉朝全国得以安定。由于战功卓著,汉武帝屡次提出要为他建筑与其功名适当的府第,但都被霍去病婉辞谢辞,并留下了千古名句——匈奴未灭,无以家为也。”5月12日,茂陵博物馆副馆长魏乾涛,一边走一边向记者叙述着汉武帝和霍去病的故事,“但是,天妒英才,西汉元狩六年,年仅24岁的霍去病因病逝世。汉武帝与霍去病情同父子,远远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君臣联系。关于霍去病的死,汉武帝十分悲伤,为赞誉他抗敌卫国的永存勋绩,特赐其陪葬茂陵,并调来铁甲军列阵,沿长安一向排到茂陵为霍去病送别,并追谥其为景桓侯,将霍去病的冢建筑得像祁连山相同。”  2 “马踏匈奴”我国石雕经典  霍去病墓形状像匈奴居地祁连山,冢上有坚石,冢前有石人、石马等,至今尚存有马踏匈奴、卧马、跃马、石人、人与熊、怪兽吃羊、野猪、伏虎、卧牛、卧象、蛙、蟾、石鱼(1)、石鱼(2)、石刻题记(1)左司空、石刻题记(2)左司空、石刻题记(3)平原乐陵宿伯牙霍巨益等十余件国宝群雕。其间“马踏匈奴”被公以为霍去病墓石雕群中的主体雕琢,是我国石雕史上纪念碑式的经典之作。  快马似风飙,鸣鞭出渭桥。弯弓辞汉月,插羽破天骄……这是大诗人李白笔下的霍将军的战马。相传,霍去病的战马身高一丈,胸阔三尺,红鬃铁蹄,十分威武。这匹马一向随霍去病出征,日行千里,夜走八百,叫起来啸声震天,跑起来四蹄生风。雕像中的战马,身长190厘米,身高168厘米,筋骨健旺,四足如柱,俯首耸峙。马腹下的敌人,仰卧地上,左手握弓,右手持箭,双腿蜷曲,作难堪挣扎状,零乱的须发,更显得不知所措,带着既不甘愿就缚,又百般无奈的表情。  雕琢家把马的形象刻画得坚实有力,姿势威武,精力抖擞,标志着其时汉军实力健壮,气势磅礴,具有傲然难犯的气量。战马的巨大体量和那个马蹄下败将的卑小,构成了强有力的比照,以写实与浪漫相结合的办法,运用一人一马比照的办法,构成一个高低悬殊的抗衡局面。“古时的匠人们用熟练的刀法,雕琢出马匹的健壮之体,形神兼备。其艺术体现技法运用圆雕、浮雕以及线刻的归纳办法,使著作显得朴素、淳厚,体裁处理斗胆奇妙,有丰厚的体现力和高度的概括性。”兴平市文明和旅游局副局长、茂陵博物馆馆长田晖说。  关于马踏匈奴这件雕塑的雕琢技法,前史学家梁思成以为,马颇巨大,其形极驯,腿部未雕空,故上部为整雕,而下部为浮雕,后腿之一微提,呈歇息状。马下有匈奴仰卧,面目狰狞,须长耳大,手持长弓,欲起不能。雕塑家吴为山则说,古拙的技法,让这件著作完美地势成了线、面、体相融的造型,增加了适意,直抒胸襟。考古学家王子云在《西汉霍去病墓石刻》一文中说,马踏匈奴是一件在造型的解剖和动态上充沛体现着古拙的著作,这是西汉造型艺术的特有风格,十分恰当地体现了内容与办法共同的完整性。  3作家和石虎的对视  1979年的冬月,一个青年男人来到茂陵博物馆,与霍去病墓前的石雕伏虎静静对视,3天后,仍然不愿离去。  冬日的傍晚,万籁俱静,男人围着伏虎“怯生生绕着看了半响”,“喜欢极了”,并视伏虎为“有生以来所见的仅有艺术妙品”,“久久揣赏,感叹不已”。  这个青年男人便是后来的大作家贾平凹;这只伏虎,便是霍去病墓石雕群里的国宝文物伏虎。  3年后的春日,贾平凹写了一篇题为《“卧虎”说》的文章揭露宣布了。静观卧虎,他在文中写下了这样的语句:“这竟不是一个仰天长啸的虎,竟不是一个扑、剪、掀、翻的虎,偏偏要使它欲动,却终未动地卧着?卧着,内向而不板滞,幽静而有力气,平波水面,狂澜深藏,它卧了个刚好,是东方的味,是咱们民族的味。”  细心看伏虎这件著作,就会发现,艺术家奇妙地选取了一块长条石,略加凿整,雕成了伏虎丰满的身躯,又刻出一条条弯曲的粗线条,体现出了伏虎身上的斑纹。伏虎嘴巴紧锁、双目圆睁,四肢粗大健壮,虎爪紧贴于地,尾巴紧绕在身上,杰出了虎的威猛和狡黠。  据考证,霍去病墓的这组石雕系元狩六年少府属官“左司空”署内的石匠所制。作者运用循石造型办法,将圆雕、浮雕、线刻等技法融于一体,使著作兼有写实与适意的风格,是迄今发现的最早、最大的石雕群,也是我国现存前期石雕群中体积最大的圆雕著作。  雕琢家、书法家钱绍武曾这样说霍去病墓的石雕风格:霍去病墓的石雕动物和人物,都是因材施雕,充沛利用石材这种体积巨大、能保存长远的物质,和它们的纪念碑性质符合,形状的表达运用了熟练的圆雕办法,匠师们没有精摹细琢,而是根据石材的天然形状,奇妙加工,使体现对象的骨血等某些细部显出,粗细互为比照,使人感到传神。一旦形状凸显,便不需要太多的崎岖块面或线条等细节了。如有的石马,前肢和脖颈间的天然石块也不凿去,增强了马的力度。卧马,全体上可见到巨大的三角形,更加显得严肃雄伟。即便马耳等细部现已残损风化,也无损其全体风味。一股沛然的阳刚之气,弥漫在所有的石雕上,和石雕内在符合,和汉代的雄视八方、气吞万里的社会精力符合,承继了战国秦楚的雄风。像这样天然,这样如天然生成相同的石雕,国际上只要我国有。  汉代是我国雕塑前史上十分重要的一个年代,汉代雕塑不同于秦的细腻和写实,而是体现出一种无限的容纳力和适意风格,霍去病墓的石雕就代表了典型的汉代石刻艺术。霍去病墓石雕群,形象记录了汉王朝从前的光辉鼎盛,在茂陵这块土地上,它们一站便是2100余年。而霍去病,那个在大漠戈壁中拉弓射箭的少年英豪,他的绝世风貌,他保家卫国的人生抱负,也在这些石雕石刻上得以真挚闪现。  记者手记  镌刻在石头上的传奇  李向红  大漠、狼烟、战马、勇士……穿越时空,时刻似乎中止在了2100多年前的大汉王朝的猎猎风中。站在茂陵霍去病墓前,我细心寻找着前史的印迹,打量一尊尊石雕,我看到的是艺术与大天然的息息相通,无生命的石雕蕴含了丰厚的情感,一道道手艺留下的刻痕,让眼前的石头瞬间有了温度。  霍去病墓坐落茂陵东500米处,墓前有清朝陕西巡抚毕沅立的“霍去病墓”石碑一块。霍去病墓是用岩石垒砌而成,南北较长,冢高15.5米。为赞誉他在祁连山立下的赫赫战功,汉武帝刘彻命人在墓上竖巨石,构成祁连山的形状,并在墓前竖石铭功。汉武帝的一道圣旨“为冢象祁连山”,忙坏了茂陵工地的各类工匠和劳役。在2000多年前人们的观念中,山的意义是和奇禽、怪兽出没严密相连的,除了草木、流水、岩石之外,山仍是一个动物的国际。受这种观念分配的汉代艺术家承受汉武帝为霍去病修墓的圣旨,不只要对祁连山的详细形象材料取其势而成型,还要在山上安顿许多野兽,所以猛虎、野猪、怪兽、熊……一件件石雕呈现在那里。霍去病墓石雕群,气势雄伟,风格豪宕,造型淳厚古拙,体现了西汉时借石拟形的共同石雕艺术。这些石雕都是用整块巨石按其天然形状顺势雕琢而成,有的重视办法,有的杰出表象,形状生动活泼,刀法宛转简练,线条明晰,涵义深化。  20世纪30年代初,我国的金石学者和文物考古专家就对茂陵·霍去病墓石雕群进行过考古研讨。他们共同以为,茂陵·霍去病墓石雕群是西汉时期我国雕琢艺术成果的会集展现,在我国乃至国际雕琢艺术史上都占有重要位置。  茂陵博物馆原馆长、研讨员王志杰以为,“汉代雕塑,可谓两汉数百年间造像艺术主题和风格的会集体现,虽饱经人世沧桑,但当年的石雕仍然巍然耸峙,成为今日人们能见到的最早的地上雕塑之遗存。”  日本考古专家永田英正在他的著作《汉代石刻概说》中有过这样的谈论:“我国刻石的昌盛是汉代今后的工作,因而,汉代的石刻是原点,乃至称之为古典也不过火。咱们之所以聚集汉代石刻,并对其逐一进行剖析,正是由于石刻材料,不只仅是研讨汉代前史的第一手材料,也是我国石刻的原点和古典。”  “关于天然构成的石头,古希腊雕琢家发明了《掷铁饼者》等希腊式雕琢,使用份额均衡,寻求最美线形的意图,是为了让实际的理性生命与他们心中的抱负办法相结合。汉代雕琢家则是充沛利用原生的石头,触发内心深处的创意,充沛体现天人合一的思维,进一步强调人的精力和情感的沟通。例如,马踏匈奴,可谓霍去病墓石雕群之代表著作,它在全体上雕像严肃威武,于汉武帝时期大汉王朝国富兵强的恢宏气量相共同,展现了一代名将抗击匈奴、保卫国家共同的胜利者的豪放姿势。除此之外,在这批石雕著作中,圆雕、浮雕、线雕的混合运用,是我国雕琢传统中特有的风格,充沛体现了我国优异传统文明艺术特色。”文明学者苗雨说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